乔木一寸高

能写文但大概不算是个写手。【因为写得不好…】
高乔乔高一生推。可爱的男孩子们都是天使啊。
然后双花也是主吃加主要产出之一orz
其他主吃cp有肖戴/江周/韩张/林方/昊翔/伞修/喻黄/方王方/莫橙/等等各种…
【封面图源指路@酣然入梦 大大】

【高乔】高英杰与乔一帆与月饼不得不说的故事


-中秋小贺文x 虽然与中秋没有什么必然联系…
-短出新高度【。
-应该比较欢脱&我流瞎几把ooc系列
—————————————————
“英杰我落地啦,在准备下飞机了。”
乔一帆用头和肩膀夹着手机,正艰难地空出手来把行李架上自己的行李拿下来。
年少时没日没夜泡在训练室的日子早已过去了好几个年头,乔一帆与高英杰的日子因为工作的稳定而休闲了不少。而且自从两个人确定关系同居之后,每天的日常都舒服的仿佛某品牌某产品的广告词:暖暖的,很贴心。
通常高英杰加班结束之后回到家桌上总会摆着几盘他最爱吃的菜和一小碟乔一帆自己吃完剩给他一小碟的水煮鱼,而做完这一切的那个人一般都会瘫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磕着瓜子儿,然后在高英杰打开房门的一瞬间从沙发上弹起冲到他身边然后抱住他,异常行云流水。
不过今天晚上高英杰打开房门并且闭上眼睛准备享受来自自家男朋友的每日爱的抱抱,好几秒后感到不对时睁开眼看见家里一片黑暗才想起来他的一帆出、差、了。
哦我的天哪一帆没有你我的生活该如何是好啊。
因为有乔一帆在而几乎消失了所有自理能力的高英杰脑海中甚至绝望到蹦出了翻译腔。
不过好在乔一帆的出差时间只有一天,因此高英杰只得认命地打开冰箱,在想起自己似乎并不太会做饭的时候才慢悠悠地走向储藏柜,掏出一包老坛酸菜牛肉面。
还好自己还没忘了怎么煮面…
高英杰这么想着,抱着面碗就走向了餐桌,边吃还边想着一帆一走怎么生活水平就瞬间降低了这么多。
于是一天后,乔一帆下了飞机拨通自家恋人电话之后话还没说完就听见电话那头传来一声绝望的呐喊:
“一帆你快回来啊我想死你了!!!”
这都什么情况啊…刚拿下来行李的乔一帆一脸懵逼。
转念一想,英杰他似乎不太会做饭…
于是,乔一帆忍受了高英杰长达五分钟的论一帆不在身边与生活质量下降如何成正比的小论文之后,成功地用一句话堵住了高英杰的嘴:
“行啦别吵啦,给你带月饼回来了,等到家一起吃吧。”
电话那头的高英杰瞬间安静如鸡。
在一个五秒钟的沉默之后高英杰小心翼翼地开口了:
“啊那什么,一帆我就不打扰你了啊,你赶紧取完行李赶紧出来啊我在到达厅等你。”
完了还小小声加上一句:
“不是五仁的吧…?”
乔一帆一个没忍住扑哧笑了出来。

其实高英杰超级,超级,超级喜欢吃月饼。
莲蓉的、双黄的、榴莲的、肉松的、紫薯的、鲜花的,似乎所有的饼类物体带个月饼的名高英杰都能吃得不亦乐乎。
这是乔一帆在微草训练营刚刚认识高英杰的时候就知道的。
那天高英杰收拾好所有东西之后把他一直小心翼翼背在自己背上的背包取下来放到床上,拉开拉链哗啦一下把里面的所有东西都抖了出来。乔一帆有些好奇地凑过去看,结果发现那满满一床的全是各式各样的月饼。
“啊…这是我的口粮啦。”
少年时代的高英杰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把其中的一小半向乔一帆的方向推了推。
“来一起吃吗?”

不过也有例外,而五仁月饼就刚刚好是高英杰对月饼359度约等于无死角的喜爱中那鹤立鸡群的剩下1度。
这点乔一帆是后来进了战队才知道的。
那天战队老板心情大好,本着欢庆中秋的名义给所有正式队员一人发了一盒月饼。
当时乔一帆就想着,英杰看到这么多月饼一定会很开心的吧。
结果他一转头,发现高英杰正看着那盒月饼发呆。似是感受到了乔一帆的目光,高英杰抬起头来,脸上的表情有些一言难尽:
“为什么是五仁的啊…”
乔一帆差点笑出来,脸上一瞬间的表情变化被高英杰敏锐地捕捉到了。
“一帆你笑什么啦…”
乔一帆连连摆手:
“没有啦,只是在想连你一个这么喜欢吃月饼的人都不喜欢它,那五仁得有多难吃啊。”
眼瞅着高英杰的腮帮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鼓了起来似乎就要开始一篇长篇大论的关于五仁月饼为什么不好吃以及喜欢吃大部分月饼不代表喜欢吃所有月饼的演讲,乔一帆连忙将手中的月饼盒子举了起来:
“我的不是五仁的,来一起吃吗?”

想着过去种种不知不觉间就走到了到达大厅的乔一帆,一眼就看见了人群中央乖巧得仿佛表情包的自家恋人。于是他向高英杰挥了挥手,而高英杰也向他挥了挥手。
“走啦,我们回家。”
高英杰接过了乔一帆手上拎着的月饼礼盒,宝贝似的把它抱在怀里。
“今天是中秋耶…晚上咱要不也就着月饼赏个月试试?”乔一帆坐在副驾驶上,抱着高英杰说什么也不让他放进后备箱的月饼礼盒。
“北京这污染程度咱赏月还是算了吧…”
“而且,有你和月饼,就够了呀。”

评论 ( 13 )
热度 ( 63 )

© 乔木一寸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