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木一寸高

能写文但大概不算是个写手。【因为写得不好…】
高乔乔高一生推。可爱的男孩子们都是天使啊。
然后双花也是主吃加主要产出之一orz
其他主吃cp有肖戴/江周/韩张/林方/昊翔/伞修/喻黄/方王方/莫橙/等等各种…
【封面图源指路@酣然入梦 大大】

【百日高乔/Day 83】森林咖啡馆


-祝自己生日快乐呀
-一如既往地ooc
—————————————————
1.
“今天没有新的咖啡吗?”
“那要看你有没有新的故事咯。”
于是面容清秀的少年随意挑了个窗边坐下,将随身的行囊安置好以后有些似笑非笑地望向另一个彼时还悠哉悠哉靠在窗前,而此刻才带着些不情愿地走向吧台并端出一杯冒着丝丝热气的咖啡的男生。
待其走近少年才得以细看那杯被盛放在精致骨瓷小杯中的饮品:表面浮着一层奶泡,麦芽与榛子的混合香气完美地与奶泡上的拉花图案交相呼应,不禁令人联想到深秋的黄昏。少年有些不受控制地将手抬起,但端着咖啡的那个人有些调皮地将其在少年的鼻尖下晃了一圈,在稳稳地将其放回了自己的面前后带着得意洋洋的笑容望向了少年。
“行吧,你赢了。”少年有些无奈地摊摊手,随后放任自己陷进了咖啡馆软绵绵的沙发里。“今天又想听什么啊,英杰?”
被称作英杰的男孩支着下巴想了想,最后也学着少年的模样摊了摊手:“怎么办,我还是没想好耶…”
“那要不然给你你讲个和秋天有关的故事吧?刚好今天你也做了麦香榛子的咖啡不是嘛。”
“不愧是一帆呀,这次居然猜对了~”
“…你要不要先低头看看你自己拉的花…”
在制止住那个一边大喊着“一帆你耍赖!!!”一边尝试着扑向自己的男孩——其实他与少年的年龄相差无几,但少年总觉得他更像是长不大的小孩——之后,他才得以坐回软软的扶手沙发里,从身上的口袋中翻出一本精美的笔记本;虽然本子微微泛黄的内页昭告着它已有了些年头,但它显然在少年的手中被保护得很好。少年手指轻轻地摩挲着书页,男孩不知何时也将那杯咖啡为少年送到手边。两只灰色的小松鼠从后厨的方向跑了出来,蹿到少年的桌子上期待地看着他。暖暖的、细碎的阳光透过层层树叶洒落下来,在橡木地板上落下斑驳陆离的图案。

2.
乔一帆是个旅行者。
他早已在这片大陆上游历多年;翻越过高耸入云的山峰摆渡过水流湍急的长河,横穿过天地苍凉的沙漠探索过危机四伏的雨林。到了后来,几乎没有什么地方,是他的脚印所未及之处。
而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乔一帆便会视情况点起一小堆篝火或打开自己的手电筒,借着光亮在自己的笔记本上记下每一天的故事。久而久之,他的故事越写越多,到后面他也干脆整理成一本游记出了书,意外地还收获了不错的反响。
就这样,乔一帆也渐渐地开始小有名气了起来。但他本人却一直都不知情,还是如往常一样在前往下一个地点的路上奔波着。
直到后来有一天,乔一帆在大陆的西南角发现了一片森林。这片森林其实并不起眼,但还是给当时的乔一帆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意外。当时的乔一帆已经几乎踏遍了大陆的所有角落,西南角这个片区更几乎是无所不知。但这片森林,却是他第一次见。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以确保自己并没有眼花或是出现幻觉,乔一帆站在森林的边缘处思索了好一会,最后还是点起手电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
随着乔一帆的行进,树林渐渐在他的身后合上,不留一丝缝隙。但让乔一帆感到奇怪的是,森林中的亮度并没有降低多少。
即使如此之不符合常识的景象就发生在身边,但乔一帆到目前为止都走得出奇的顺利。脚下的地面非常平坦,仿佛走在一条人为铺出的路上。
等等…路…路?!
乔一帆突然间反映过来,低头时骇然发现自己脚下杂草丛生的地面不知何时变成了一条红砖块铺成的蜿蜒曲折的小路。
这也太奇怪了吧…
乔一帆想着。一般情况下,森林里出现一条明显是人为的路的情况不多,其中有一种就是这片森林里有或者曾经有人居住。
那…走走看?
最终乔一帆的好奇心还是战胜了内心的不安。
但是…
“这路怎么这么长…?”
乔一帆估摸着自己已经差不多走了两个小时了,但这条路依旧没有要到尽头的意思。
“这样下去都该出去了吧…”
乔一帆有些遗憾的嘟嚷着。但话音落下没多久,乔一帆的鼻子嗅到了某种很陌生却又有点熟悉的味道。那种味道大概闻起来是一种有些发苦的焦香,但却又夹杂着丝丝香甜以及森林独特的清香。就好像…
“咖啡?!”
这下乔一帆是彻底地懵了。今天发生的一切几乎违反了他所有的认知,从一片他从未见过的树林到一条莫名其妙跳出来的林间小路再到现在的咖啡香,无一不让乔一帆惊异。
但路都走到这儿了,再突然间打道回府真不是乔一帆的风格。最后好奇心还是战胜了恐惧,乔一帆抱着“反正都走过那么多地方了交代在这也不亏”的想法心一横就接着往前走。
仿佛又过了一个世记,乔一帆终于循着咖啡香站在了一栋小房子的面前。米色的桦木门上歪歪斜斜地挂着一个小牌子,上面写着工整的“欢迎光临”四个大字。从门缝中,浓郁的咖啡香气一丝接一丝地渗透了出来。
犹豫再三,乔一帆还是抱着以防万一的心思礼貌性地敲了敲门,然后后退一步站在了门口的青石台阶上。
“啊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请进请进~”
桦木门毫无预兆地被打开了,乔一帆只来得及看清开门人是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年,便被请进了房子里。
“想要坐在哪里呢?”
“啊我…那里好了。”
胡乱指了个窗边的位置,待他坐下后乔一帆才来得及仔细观察周边的环境。
面前的一切看上去并没有一般的林中小屋那样的阴暗潮湿,反倒被装饰的非常温馨舒适。余光瞟到一台似乎正在过滤棕色液体的机器,乔一帆很惊讶地发现这里居然是个咖啡屋。
森林里的咖啡屋…?
“很惊讶是吗?”
突然间响起的声音让乔一帆猝不及防地被吓了一跳,转过头才发现那个开门的少年就站在自己的座位旁边。
少年看上去也就是十七八岁的样子,身上围着一条棕色的格子围裙抱着一个菜单似的东西睁着大大的眼睛正有些不安地看向自己,显然是对自己刚才突然出声结果吓到了对方的事情而感到不知所措。
“啊…是。”
乔一帆索性也不再想那么多,直接大大方方地承认了自己的想法,毕竟面前的这个少年看上去似乎对这里的一切了如指掌。
“是这样的…如你所见,这里就是一个森林里的咖啡屋。”
“我从有记忆时就在这里了,这里一直以来也只有我一个人。”
说到这里,那个少年低低的叹了口气,乔一帆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很奇怪,一开始出现在我脑海里的,除了我的名字,剩下的就是咖啡。准确来说,咖啡的各种资料,做法,如何磨制咖啡等的各式各样的知识,我一开始就知道。”
乔一帆看见了他眼中的迷茫。
“于是我就开始试着自己做咖啡了。一开始也想过我做这些是为了什么,毕竟有人会来到这里的可能性不大。”
“至于原因嘛,你知道的。”
少年有些无奈地看向乔一帆。乔一帆想起他来之前走过的那条仿佛没有尽头的红砖小路,颇有同感地点了点头。
“但直到有一天,我听到了敲门声。”
“当时很意外也很惊喜,就觉得难道真的有人能来到这里吗?”
“结果开门一看,是两只小松鼠。森林里最常见的,普通的灰色松鼠。”
说完,少年双指贴近唇边,朝着后厨的方向吹了一声口哨。不大会便有两只小松鼠一前一后跑了出来,争先恐后地跳上少年的肩膀坐定。少年温柔地顺了顺它们的后背毛,转回头来对着乔一帆笑了笑。
“喏,就是它们啦。来,木木,灰灰,打个招呼呗?”
乔一帆惊讶地张大了嘴。因为他清清楚楚地看见,少年话音落下之后,两只小松鼠的小爪子抬了起来,像模像样地挥了挥。
“这…它们能听懂你说话?!”
但少年却摇了摇头,眼底带上了些许笑意:
“准确来说,是我们能互相听懂对方说话呀。”
在稍稍抬手制止了还想问点什么的乔一帆之后,少年将两只小松鼠从肩上轻轻地又放回到地上,目送着它们回到它们一开始出来的地方。
“也就是那天我才知道,我还能听懂动物说话。木木和灰灰——啊这是它们的名字,它们自己告诉我的——说它们很喜欢这种香气,问我能不能让它们看看那是什么。”
“于是我就试着做了两小杯动物喝了也不会有问题的咖啡,也就是没加糖没加奶也没有熬的太浓的那种,端到了它们的面前。”
“出乎我意料地,它们居然真的非常喜欢。我当时也很开心,觉得终于有朋友可以在这里陪我讲话了。”
少年又往后厨的方向望了望,脸上掩盖不住的欢喜让乔一帆看得一时有些失神。
“但是,咖啡喝完了客人一般也就走了。所以我当时看它们喝完了的时候特别难过,觉得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再有人或者动物过来陪我了。”
“但兴许是我当时内心在想什么全部写在我脸上了的缘故吧,木木和灰灰当时居然没有第一时间走,而是留下来对我说——诶你猜猜它们当时说啥啦?”
看面前的乔一帆似乎有些走神的样子,少年有些不满地拿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啊抱歉——我是说,我猜不到。”
乔一帆这才回过神来,一边谴责着自己怎么就走神了一边老老实实地回答了少年的问题。
“它们说,作为这一杯咖啡的报酬,它们想给我讲个故事。”
“讲故事?”
“对呀,讲故事。”
少年笑的很开心。
“于是,它们就给我讲了一个,松鼠之间代代相传的古老的传说。不过具体的故事太长啦,而且我也讲不清楚。”
“自从那天以后,它们每天都会过来,然后用一个温暖的森林故事来跟我交换一杯小小的咖啡。”
“而且估计是它们回去也和其它动物宣传了一下我的咖啡屋吧,反正从那天以后来到我这里的动物也越来越多,最多的时候我这里甚至都能坐满呢。”
说着,少年指了指几个座位,乔一帆的视线也跟了过去。
“窗边的那个最宽敞的座位是一位麋鹿先生的专属座位,因为他的鹿角太大了我不得不给他一个足够宽敞的空间。那个吧台旁的座位属于一位爱打扮的狐狸小姐,因为她喜欢一边看我为她调配咖啡一边给我讲她的故事。那些小小的座位是给木木和灰灰的松鼠朋友们的,那边的角落里的座位是给一位文艺的兔子先生的…”
“啊还有,你现在坐的这个座位。猜一猜,这可能是谁的?”
少年有些玩味地看向乔一帆,而后者纵使认真思考了好一会也对这种问题毫无头绪,索性胡乱报了个答案。
“就知道你猜不对。告诉你吧,这是我最喜欢的座位呀。”
乔一帆有些惊讶地抬头望向少年,而少年不等乔一帆发问便已给出了解释。
“因为这里看出去的风景好啊,而且向阳。秋天的午后,坐在这里享受暖暖的阳光和咖啡,想想就觉得美妙不是吗?”
“我经常就是在这里听故事的,它们让我在这里的每一天都不再孤独。”
“好啦,我的故事讲完啦。”
少年有些腼腆地挠了挠头,靠在了乔一帆的沙发扶手上。
“其实这是我第一次给别人讲故事,不知道你听不听的懂。”
“之前一直觉得自己的生活已经很不错了,但今天才觉得果然还是和同类在一起最舒服啊。”
虽然乔一帆怎么听怎么觉得同类这词怪怪的,但出于礼貌他并没有打断那个少年。
“所以…非常谢谢你,听我说了这么多…我要回后厨啦…”
果然是个把什么都写在脸上的人呐。他估计还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吧?乔一帆无声地叹了口气,叫住了正低着头走回去的少年。
“那个…”
“还有什么事吗…?”
乔一帆看见他眼中分明闪过了一丝希翼,但很快地又沉入了眼底。
“我是个旅行者。”
“诶?”
乔一帆没有接话,有些自顾自地往下说:
“我去过很多地方,见过世界上各式各样的光景。”
“虽然这样听上去有点像在吹嘘…但从极北之地的雪山到南部海洋的海岛,这片大陆上很多的地方,我都去过。”
少年似乎开始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了。
“所以,如果你不嫌弃的话,”
乔一帆直直地注视着少年的眼睛,后者仿佛明白了什么一般,渐渐地惊喜了起来。
“你想听我的故事吗?”

3.
手边的咖啡已经见底,两只小松鼠也不知何时靠在高英杰身上睡了过去。乔一帆合上笔记本,笑着望向坐在自己对面的高英杰。
“怎么样,这次的故事还喜欢吗?”
高英杰小心翼翼地挪动了一下肩膀,不让自己吵醒两个毛茸茸的小毛球:
“一帆的故事,一直都是最好听的呀。”
说罢,高英杰也笑了起来。
“对了,一帆你觉得这次的咖啡怎么样?用的是木木和灰灰专门给我带的松鼠专供榛子哟。”
“英杰的咖啡,一直都是最好喝的呀。”
乔一帆也有些揶揄地回了高英杰同样的话。
眼瞅着面前的少年不满地嘟起了嘴,似是有要发飙的趋势,乔一帆连忙又补上一句:
“这是真的,我之前在大陆的别的地方都没喝到过这么好喝的咖啡呢。”
高英杰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啊对了,一帆你…接下来打算去什么地方?”
“你要不要猜猜看?”
高英杰认认真真地猜了好几个地方,但都被乔一帆一一摇着头否决了。
“真是的…不猜了!你公布答案吧!”
高英杰的腮帮子又鼓了起来。
“好啦好啦…我这就公布了。”
“我这次要去大陆西南角的,一个飘着咖啡香的森林里,走过一条长长的红砖小路,然后在那条路的终点处的咖啡屋住下来,就不走了。”
高英杰的表情渐渐地惊讶了起来。
“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是啊。”
乔一帆笑着站起来,走到高英杰的身边,为了不惊动那两团毛球而给了他一个小心翼翼的拥抱。
“英杰,我以后就陪你住在这里,不走了。”
“真的不走了?”
“真的,我不走了。”
细碎的阳光透过窗户洒在他们的身上,隐隐约约勾勒出一个爱心的形状。
——————————————————————
这次的标题其实是我用了好几年的一个名字x 入了全职坑才改的圈名…
很喜欢这个名字,于是就夹带着一点私心在生日当天发出来啦
文笔还是不好…希望大家原谅【躺平
感觉自己还能再爱高乔一万年o(≧∇≦)o

评论 ( 23 )
热度 ( 43 )

© 乔木一寸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