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木一寸高

能写文但大概不算是个写手。【因为写得不好…】
高乔乔高一生推。可爱的男孩子们都是天使啊。
然后双花也是主吃加主要产出之一orz
其他主吃cp有肖戴/江周/韩张/林方/昊翔/伞修/喻黄/方王方/莫橙/等等各种…
【封面图源指路@酣然入梦 大大】

【百日高乔/Day48】草木与心【下】

-上接 http://985130455.lofter.com/post/1eb449b6_10d8afad
-抱歉之前断了那么多天…想不起来前面剧情的大家可以戳上面链接哦么么哒
-那什么 你们要知道我真的不写刀的【笔芯】
——————————————————————
说起来在高英杰正式让乔一帆入住之后他才发现这位不寻常的住客有多么省心:拿日常饮食来说吧,乔一帆的所需食物只有水了。
“毕竟我再怎么说本体也是植物啊,你们人类的食物肯定不适合我的。”
在被高英杰问起需要吃点什么当早餐的时候,乔一帆笑着用这句话婉言谢绝了他。
而且乔一帆晚上也不需要地方睡觉,因为他说他可以变回以前的草形态晚上待在花盆里就好。虽然乔一帆本来没打算当场表演给高英杰看具体过程,但看着高英杰好奇得仿佛要立刻将他扒光的眼神还是悄悄地咽了一口唾沫随即便马上在高英杰的眼皮底下表演了一回从人变草再从草变人。
后来高英杰和乔一帆熟络起来之后还拿这件事调侃过乔一帆:“我当时就觉得,要不是我在开花店我都想把你带着上街搞魔术巡演了,这样可能还能多赚点钱还水费。”
然后乔一帆扔过来的枕头就迎面砸在了他的脸上。
跟着高英杰在他的花房里熟悉了一下环境之后,乔一帆表示他也想在花店里帮帮忙。
“毕竟是借住在你这里的…所以也不能白吃白喝啊。”
“啊…”虽然不知为何看着乔一帆高英杰下意识地就要点头,但理智还是占领了先机:“这、这样不太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啊,反而是我在你这里吃白食不好吧。”乔一帆笑了,抓起了高英杰的手。
“所以我亲爱的英杰老师,我该从哪里开始学起啊?”
高英杰顿时整个人都仿佛飘飘然了。这倒也不是他第一次握上乔一帆的手,只是当初的高英杰还没从讶异中缓过神来,自然感触不深。此时合着手上传来的温柔触感望向那个使得他有些魂不守舍但还不自知的罪魁祸首时,不免觉着有些幸福得天旋地转。
果然是…精灵吗。被好学的乔一帆拖向玻璃花房的高英杰在心中斟酌了一下,旋即默默地把妖精这个词替换掉了。
就这样,高英杰的花店中便多了一个帮手少年。两个人合作起来怎么说也比曾经一个人的高英杰干活起来快上许多,因此高英杰也有了更多的时间去写写画画。同样地,乔一帆也很清楚自己需要更多地了解人类的世界,于是每当高英杰画累了抬起头来就能看见窝在他书架旁边看着书的乔一帆。
日子就这么在高英杰的持续性恍惚当中过去了。 我们的小花匠还没太适应突然间多了一个人——准确来说是多了一个精灵——的生活,但种种迹象都表明着与乔一帆在一起的日子里比曾经他一个人的时候舒服上许多。
就这么过…似乎也挺好的。
在日记本里写下这句话时,高英杰侧头看了看乔一帆所在的那个角落:不出意外地,少年手上正捧着一本小说看得津津有味。窗帘缝中渗透进的阳光丝丝密密地洒在乔一帆的身上,使得后者无意识地眯了眯眼睛。
高英杰回过头来,下意识地在这句话下面重重地画了两条下划线。

但就像所有悲伤的爱情故事一般,一方悄然离去的情节在作者笔下出现得毫无厌倦。
高英杰有些迷茫,因为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突然间穿越到了某个这样的故事里——换句话说,那个仿佛陪伴着他经历了无数个春秋冬夏的少年,那个乔一帆,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地人间蒸发了。
起初高英杰还以为这是乔一帆偶然间玩性大发产生的恶作剧,但在他几乎翻遍了花房以及花房周边的每个角落之后才确定了乔一帆真的离开了的事实。
虽然,高英杰的心中,是抗拒着这个事实的。
一帆走了…?走了…
真的…走了吗…
高英杰就那么呆呆地站在清晨的浓雾中;还是如乔一帆刚出现在花店门口那天的晨雾,但不同于以往的是那丝冷清得仿佛要渗入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肤并直达心脏的温度。
低着头有些不情不愿地踱回自己的花房时,高英杰在门口的地毯下面发现了一张压着只露出一个角的纸条;之前他冲出门时太心急了,完全没有注意到地毯下的异样。抽出来一看,乔一帆的笔迹映入眼帘:
“英杰,等着我,我会回来的。”
将这段短小的文字又反复细细端详了两三遍,高英杰珍而重之地将它折叠好放进了外套里贴身的口袋。
——我就知道。
心情似乎突然有些明朗,高英杰理了理心情开始了如往日一般没什么两样的劳作。但在工作之余他又不免觉得有些异样,习惯性地站在花架上喊了一声一帆帮我拿下水壶之后才突地反应过来:乔一帆终究还是不在了。
刚刚还因为乔一帆的小纸条而有些小开心的心情此刻转瞬便跌回了谷底,高英杰低落地从花架上爬下来,有些没精打采地走回了自己的房间,仰面倒在了自己的床上。手在身边摸索了一会,高英杰把手触到的那本书拿了起来,仰面朝天把它打开。昨夜乔一帆看书看得过于认真最后直接倒在高英杰的床上睡着了,手中的书也落了下去。最后高英杰还是于心不忍,将没来得及化形的乔一帆搬上了自己的床。而那本书就被那样放在床上,此刻被高英杰捡起来时不免又是一番触景伤情。那本书被打开的扉页上写着:“爱,是一种习惯。”
习惯么…高英杰苦笑。爱情对于他这种初出茅庐的少年还太过于陌生,但如今突如其来的不习惯倒是使得他对于小说中各式各样的失恋青年的心理有了一丝理解。同样地,高英杰也曾经看过一本书,上面规规矩矩地写着的那句“习惯的养成,只需要21天。”至今还被高英杰记在心中。
但,那本书上没写的是,改掉一个习惯所需要的时间。
而此时此刻的高英杰,最需要的就是那个时间。
高英杰有些不是滋味地地合上书,走向了花房的大门: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花店以往的营业时间,今天的第一位客人正在门外摇着铜铃翘首以盼。
算了,先试着习惯回以前的生活吧。
顺便试试看能不能忘掉一帆…
高英杰这么想着,拉开了那扇被漆成白色的桦木门。
当天晚上,高英杰在日记本上写下了一句话:
“一帆走了…”
后面跟着的是几滴墨水滴落下来的痕迹:显然,笔的主人在下笔之前经过了漫长的犹豫和思考。最后,高英杰才慢吞吞地写下“我很想他…”四个字。一笔一划写得很重,对比之前那两条下划线来看简直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但高英杰干脆没去想那么多,笔一搁便钻进被子里捂住了脑袋。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地过去了,但和高英杰预想中不同的是不知为何他对乔一帆的思念不减反增,与他的预期背道而驰。与乔一帆在一起的那些回忆总是满足而又充实,反而衬得他现在的生活有多么单薄。
高英杰无数次地想过收拾行囊去游历大陆寻找乔一帆,但每当看见自己的那个小花房时责任心便压制住了这种冲动,转移为一次次对过路旅人的询问。托地理位置的福这座小镇上经常有旅游者经过,但每一位旅客听完高英杰对乔一帆的外貌描述之后都会摇摇头,继续向前赶路。每到这时高英杰就会自我安慰:没关系,一帆说过他会回来的。
高英杰也曾在闲暇时去小镇上那座古老的图书馆中寻找有关精灵的一切,偏偏图书馆的管理员也特别喜欢这个文质彬彬又懂礼貌的少年,便会偶尔破例带他去到图书馆最深处的禁书区借走那么一两本常人完全没有机会接触到的书。虽然高英杰是打心底里感谢这位管理员爷爷,但最令他无奈的还是所有书中的内容都几乎没有一项与草精这个种族相关。每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高英杰合上那些厚厚的典籍时都会在心里告诉自己:没关系,一帆说过他会回来的。
时光如白驹过隙,高英杰的日记本也越写越厚;只不过从一开始的每天一大段,不知何时缩减为了每日一句固定的“一帆还没回来…”。那张乔一帆亲笔的小纸条也早就被高英杰从口袋中摸了出来,此时此刻正完好无损地贴在日记本的扉页上,还被高英杰贴了一圈的纸胶带,上面用漂亮的英文花体写着“I Miss You”。
所以,一帆你还回来吗…
高英杰已经有些不敢去想了。
天知道他等了多久啊,花房里的植物都换了两三轮,书架旁的日记本也差不多叠了一人高。
可是这么久过去了,他还是没能等到乔一帆。
有时高英杰甚至怀疑过是不是自己的记忆力出现了问题,也许那段有着乔一帆的时光只不过是场梦中的幻境;也许那盆草至始至终都没有幻化成过人形,世界上也并没有草精的存在;但无论如何,那张小纸条还稳稳地贴在高英杰某一本日记本上,丝毫没有要掉落的痕迹。
所以高英杰也时常会迷惘,迷惘着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费心费力地去等待一个人。
但他想来想去,最终还是定义为习惯。
他早已习惯了有乔一帆的生活,因此才会在失去他的时候感到浓浓的不适感。
但那是不是另外一种凌驾于其之上的情感,高英杰却从来没有想过。他所有知道的,只是不想失去乔一帆,仅此而已。

不过好在,这个故事最终有一个属于他们的温暖结局。
高英杰在清晨的浓雾中醒来,下意识地就想去看时钟却在看清时针所指时间时愣住了:曾几何时,他也是在这样一个时间醒来,桦木门外的那盆草随后改变了他的生活直到现在。
而此刻,门外正在有一下没一下地响着铃声。高英杰顾不上多想,抄起外套披在身上就冲了出去。
是不是他,是不是他…
高英杰曾经构想过无数次与乔一帆的重逢,比如说在傍晚时分打开门对着站在夕阳余晖中的来人做个请的手势接上“欢迎回家”;但在门打开的一刹那他也只是怔怔地看着面前那个熟悉却又陌生的少年,而那个少年张开双臂拥抱住了他。
他听见耳边有个声音饱含着歉意但又带着掩饰不住的轻快说到:
“英杰,我回来啦。”

就在那一瞬,高英杰突然间就明白了。
那种被他称为习惯的东西,实际上是一种至高无上的情感。
而那种情感,也许就是爱吧。

【End】

评论 ( 5 )
热度 ( 46 )

© 乔木一寸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