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木一寸高

能画画&能写文但不算是个画手or写手。【因为写得不好也画的不好…】
乔高乔一生推。可爱的男孩子们都是天使啊。
双花大概是新墙头…? 繁花血景一万年!
等等突然发现肖戴也好好吃!入股入股x
虽然图画的不怎么样但是开放除商业外的所有授权 你们能喜欢我的图就最好了orz
【封面图源指路@酣然入梦 大大】

【高乔高】兴欣战队某L性同学作为一个高乔秀恩爱全程旁观者兼受害者的自白

-很短很脑残还不好吃。纯粹就是脑洞开太大加不知为何特别想吐槽…
-主要是感觉再不更lof就要长草了【…
-段子向吐槽向 罗同学被狗粮喂疯向【。
-为什么又用罗同学视角呢?因为和我本人同星座写起来比较顺手【。
-然而结果罗同学还是疯狂ooc了
----------------------------------------
1.
我叫罗辑。
在兴欣战队当召唤师。
好吧我本来应该在兴欣战队当召唤师。
但现在我受不了了。
我要离队出走。
现在立刻马上。
2.
根据我的计算。
如果我在一秒内收拾好东西并且走出上林苑大门的话,我就能逃避掉接下来我亲爱的队友乔一帆90%的可能性会塞给我的一波狗粮。
但这很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估计我马上又要被塞狗粮了。
冷漠。
3.
你问为什么我知道他接下来会给我塞狗粮呢?
别的先不说但我至少可以算是个理科还行的人吧。
毕竟最近也闲,每天偶尔算算他们发狗粮的频率还是很惬意的。
不我并没有提前步入老年生活。
4.
本来本着要对战队认真负责的心,我还去虚心请教过某位很不幸和那位天天洒狗粮的队友当室友的安姓同学他是如何忍耐住每天的狗粮攻击而不离队出走的。
然后他抬起头来用同情的眼神看了我一眼。
然后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打电话的时候你都在旁边啊。
是啊我也不知道啊。
5.
其实以乔一帆那种腼腆老实的为人,我不相信他会故意来刺激我。
毕竟我和他也没有什么私人恩怨啊。
等等应该没有吧?
6.
后来安文逸用他职业牧师业余心理医生的目光认真地看了看我
得出了一个“你可能是单身太久”的结论。
…虽然很想骂人但这似乎是事实。
7.
跑题了。
我本来是想好好控诉一下我是如何被冷冷的狗粮在脸上胡乱的拍的。
但为什么我越想越扎心呢。
陷入沉思。
8.
算了自己开的头哭着也要好好结尾。
事情是这样的。
乔一帆他吧,曾经是个就算放假也会好好训练天天向上的五好青年。
但某个夏休期之后,乔一帆放假出门的时间就越来越多了。
其实我一开始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毕竟我也会在这段时间出门。
但我是回学校干正事。
真的。
9.
然而后来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安文逸同学在向他的偶像--霸图的张副队--学习把自己的房间打扫整齐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一沓机票。
乔一帆的。
本来吧,安同学他也不是个喜欢偷窥别人隐私的人。
但问题就在于乔一帆的那沓机票不整齐啊。
七零八落的。
于是本着一颗我一奶奶四海与帮助队友是我的职责的心,不知道为什么连强迫症都从张新杰那里学来了的安文逸就走了过去把那沓机票整理好。
这一整理倒不要紧,安文逸发现这些机票的目的地都是同一个地方--B市。
其实吧,本来我听到这里了也没觉得有多少问题,毕竟谁放假不回老家啊不是。
哦,差点忘了我回学校。
日哦。
10.
确实,单凭这一项证据并不能百分之百的确定乔一帆就和他的那位挚友兼微草的未来在一起了。
但你也不想想我是谁啊。
我像是一个没有证据就跑出来乱说话的人吗?
所以,我还有第二项证据呢,呵呵。
…等一下我为什么觉得越说越心痛呢…?
11.
啊,又跑题了。
说回来吧,其实第二项证据就是---
高英杰和乔一帆的微博同步!
什么你不知道微博同步是什么意思吗?
啧啧,too young too naive。
给你+1s。
12.
像我这种考据党推理帝,这种简单至极的推理怎么会难得到我呢。科科。
举个例子。
这是乔一帆的微博。
看到这张旁边有着一只穿着红外套的胳膊的自拍了吗?
记住那只胳膊吧少年。
然后让我们再来看看高英杰微博里的这张自拍:
看见他身上的红外套了吗?
看见他旁边那一条飘过的米色围巾了吗?
你有没有觉得那条围巾特别眼熟?
对啊那就是乔一帆自拍里脖子上的啊!
13.
如果不信的话你可以再去翻翻他俩其他微博图片。
几乎每张图里都有对方身上的的一些什么东西。
不过这线索都明显成这样了还没有粉丝去挖…
我都要怀疑她们是不是对高乔有偏见了。
哦我收回我刚刚说的那句话。
她们对高乔没有偏见。
她们已经开始疯狂扒了。
14.
其实吧,我心理承受能力没有那么差的。
就区区这点小狗粮怎么可能把我逼到离队出走呢。
你们还记得我在第4段的时候说了什么吗。
不记得了对不对。
翻回去了对不对?
推眼镜.gif
15.
重点还是他们俩每天晚上都要打电话啊!
一打一小时啊!
这煲电话粥的频率比我七大姑八大姨还高啊!
不要问我为什么我又算频率了。
我闲啊。
不我并没有突然失去梦想。
16.
打电话也就算了。
一打一小时也就算了。
一小时了都聊不到正题上的你们见过吗?
哦你问我为什么知道他们没聊到正题啊。
太明显了好吗。
take another example。
打电话的一个小时内有40分钟都在嗯嗯啊啊和腼腆地沉默。
你告诉我这样怎么聊到正题。
哦你不用问了我掐过表。
我不咸,谢谢。
17.
但是吧,就算这样这两个人也还是乐此不疲地坚持着每晚电话聊天大业。
坚持着每晚在我房间门口电话聊天大业。
乔一帆说我房间门口信号好。
所以说我当时选房间的时候为什么要选技术部正对面的啊。
陷入绝望。
18.
我跟你们说,被迫窃听情侣打电话其实是很绝望的。
尤其是对我这种常年只能与教科书作伴的人。
要不是我觉得这样实在太有病,我甚至都想和我的论文以及教科书上演白学现场了。
坚强的单身狗不需要安慰。
19.
啊,外面有人在按门铃。
我去开个门吧。
【几分钟后】
我回来了。
我这次真的要离队出走了。
日哦。
20.
我现在不知为何有些同情王队。
因为乔一帆tm把高英杰带回来了。

评论 ( 30 )
热度 ( 236 )

© 乔木一寸高 | Powered by LOFTER